Menu

新时代·铁路典范|鲁朝忠:离山上的危石近一些,我心里才结壮
人物档案  鲁朝忠,中共党员,1974年12月出世,1993年12月入路,现任我国铁路武汉局集团有限公司宜昌归纳修理段恩施桥隧车间巴东巡山工区工长 ,先后取得全国铁路劳作模范、全国劳作模范、我国梦⋅劳作美最美员工、全国员工职业道德建造标兵个人等荣誉,反映他个人先进事迹的影片《把忠实写在武陵山上》获中组部全国党员教育电视片二等奖。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英豪梦  鲁朝忠说  我的姓名中有一个忠字  忠实的忠  便是要忠实岗位职责  忠实铁路作业  他不畏山路险阻  不惧作业辛劳  一步一个脚印降服一座座山  一锤又一锤消除一块块危石  保证了南来北往旅客的安全  成为人们心目中的英豪  1  用双脚测量崇山峻岭  5月的武陵山区,绿树成荫,桃红柳绿,山脚下的宜万铁路犹如一条长龙弯曲,一列列动车组穿山洞、越山沟呼啸而过,一个个黄色身影在悬崖峭壁间披荆斩棘、强健攀爬,缚住或许松动掉落的危石,保证铁路运输安全疏通。  这是宜万铁路每天都会呈现的普通局面,攀爬于悬崖峭壁间的黄色身影不是好莱坞大片里的蜘蛛侠,而是宜昌归纳修理段恩施桥隧车间巴东巡山工区的巡山工。个头不高、微胖却不失强健的鲁朝忠便是这支部队的带头人。  鲁朝忠和工友们像蜘蛛侠一般依附于山体上,缓慢移动,身下便是万丈深渊,还有如玉带般弯曲穿行于武陵大山中的宜万铁路。  本年45岁的鲁朝忠参与铁路作业已有26年。他从事过许多作业,给桥梁刷过油漆,给立交涵洞浇注过预制板,还在铁路沿线种过树。2010年末,宜万铁路注册运营,人员紧缺,次年3月,他地点的工区整建制划拨恩施桥隧车间,组成巴东巡山工区,他便跟着大部队走进了大山。  为了不让石头掉下来,他们每个月都要沿着铁路线跑,一座山一座山地巡查,为每一块危石摄影、建档,制定整治计划。正所谓望山跑死马,危石或悬在崖边,或立在山尖,用望远镜能看到,但要走到它跟前,却要翻过整座山。  已确认的危石清除了,新的危石又会呈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鲁朝忠带领队友们屡次翻越管内207座山头,用镰刀和斧头在荒无人烟的大山深处拓荒出了500多条巡山之路,跋山涉水2万多公里 ,穿坏了20多双登山鞋 ,发现、建档各类危石824处 ,成为知晓宜万铁路危石散布的活地图 。  2  用生命呵护铁道安全  山高林密,巡山时,他们常常会遇到毒蛇、马蜂。咱们常常走的一个区域是五步蛇自然保护区,一个青工巡山时曾被毒蛇咬伤,由于救助及时,才没有生命风险。  咱们好几个人都和马蜂密切触摸过。鲁朝忠拿出他的手机,翻开相册,一张相片里他的嘴唇无比肿胀,它非要亲我,赶都赶不走。鲁朝忠笑着说。有一次,他被马蜂蜇伤后,仗着体魄好,没当回事,回到家便发高烧,只能赶忙去医院打针。  山路高低,弯多坡急,山路上还常常有石头滚下来,让人防不胜防。其实,咱们最忧虑的,仍是那些危石。这些危石被鲁朝忠戏称为宝 贝疙瘩 。在鲁朝忠眼里,这些石头都是有生命的。越是恶劣气候,越要常常来看它们,不能让它们乱跑乱动。一双400多元的登山鞋,两三个月就会穿坏。  山上危石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改变着,为了把握危石的改变状况,鲁朝忠采纳一拍、二插、三查 的方法辨识危石裂缝开展程度,立异总结出 锤、垫、锚、拉、封 排石五部曲,他犹如蜘蛛人般悬在半空中整理危石,免除对铁路安全的要挟。  2014年7月宜万线开举动车后,他们整理危石的时刻就放在21时至次日2时的天窗 点。整理危石时,鲁朝忠是执机手,常常要悬在半空中作业。火伴们一遍遍查看他身上的安全带是否系好,安全绳系住的大树是否可靠,然后,他下到危石周围,双脚踩稳,用电钻把石头钻出裂缝,用锤子、撬棍剥离石块,然后和队友们一同把石块转移到安全的当地,免除对铁路的要挟。整理危石程序多、时刻长,生命全交给安全绳和队友们了。  白日看到脚下的深渊,会有一点惧怕,到了夜晚,尽管看不到,可是心里更惧怕。一步踏空,或许就会掉入深渊;一不小心,或许就会伤到身体。8年间,他就这样与工友们一道,清除了600多处危石,保证了宜万铁路的安全疏通。  只需铁路是安全的,旅客是安全的,再风险的作业咱们也要去做。鲁朝忠说话间,一列调和号动车奔驰而过,瞬间便隐没在崇山峻岭之中。  3  用达观打败艰苦险阻  山里黑得早,18时左右便已黑透,镇上仅有的一条小街家家闭户锁门,连犬吠声都听不到。房子是租来的,室内摆设简略,仅有的一台电视只能收看4个频道。  尽管作业险阻、日子艰苦,但鲁朝忠却没有诉苦。下山途中,他还会随手带回几株野花,种在租住的小院里,让宅院有了几分画中有诗。  晚饭时,一大锅马铃薯炖腊肉热火朝天,大伙围在桌旁,边吃边说边笑。鲁朝忠的电话响了,他赶忙走出去接电话。回屋后,鲁朝忠的笑脸不见了。  怎么了?周围的员工关心地问道。我妈的电话,说我爸患病住院了。  鲁朝忠非常尊重作为老铁路人的父亲。父亲退休后,便回了四川老家,尽管现在从宜万线回去便利得多,但鲁朝忠一年到头却很难见到爸爸妈妈一面。  不只看不到爸爸妈妈,妻子、儿子也难以照料。鲁朝忠自己的家在宜昌,坐火车回去只需2个小时,但往常一个月最多回两趟家,汛期时两个月回不了一次家,值勤、添乘、抢险,铁路成了他的第二个家。2016年6月,武陵山区遭受50年一遇的洪水,宜万线大支坪地道呈现险情,他在阴冷的地道里参与抢险3天3夜,出了地道才想起儿子的高考现已完毕。每年春节,鲁朝忠把回家的福利让给其他工友,自己在工区里、地道旁值守。妻子跟着我从四川过来,举目无亲,我还不能陪她。鲁朝忠的眼里蒙上了一层雾气。  留在山里,离铁路近些  离那些石头近些  心里才感到安稳、结壮。   鲁朝忠的死后  武陵山脉巍然屹立  他的身影,静默如山,傲岸如山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